一场外省人的生日宴 让“台独”咬牙切齿的他七十岁了

2019-05-12 01:50

不久前,在台北的某家餐厅举办了一场生日宴,出席的嘉宾有中国时报社长王丰、中华统一促进党主席张安乐、作家杨雨亭、知名媒体人董智森、新党青年军代表王炳忠等,宴会席开几桌,这是一场台湾统派的聚会,那天宴席的主角是郭冠英,让台独咬牙切齿的他七十岁了。

2009年,郭冠英以“范兰钦”为笔名的旧文掀起轩然大波,有人抨击文中出现的“台巴子”“鬼岛”等言论给人歧视台湾的感觉。在“绕不出来的圆环”一文中,回忆儿时过往,因为感叹没吃过加蛋的蚵仔煎,一句自嘲的“高级外省人”,更招致在野党紧咬不放,群情激愤下新闻局驻外官员郭冠英被人肉搜索,国民党只得“断尾求生”,将他撤职查办。撤职期满,郭冠英被省政府续聘本可退休,但是台联党的监委又说聘用不合法。争来争去拖了九年,直到前不久台最高行政法院一纸判决尘埃落定,认为郭并未违反升迁法,即可退休及领取月退俸,这场风波终于落幕。

讽刺的是,匿名发表的文章写于陈水扁去中国化的高峰期,郭在新闻局“潜伏”,偷渡统一,文章笔法戏谑乖张、洞悉问题却又一阵见血,如学者石之瑜所说,面对岛内独气日盛,有些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台湾民众,于是对自己的存在备感困惑。外省人中若有产生这样困惑者,毫不稀奇,郭冠英可能就是其中的典型。但是马英九上台后,郭本以为统一也可重见天日,但是他怎会料到,变本加厉的“反攻倒算”也会接踵而至。

郭冠英是深蓝,蓝到2008年见证马英九当选会潸然泪下,他研究二二八、研究张学良,文章里读到的是中国近代历史的风云际会、大时代下的侠骨柔情,也常令人动容。他的中华民国有大陆,要扬弃台独、追求统一,但现实的台湾,这招牌却早就吹弹可破,所以,他的爱国也就变成了他人眼中的叛国,侮辱台湾,罪大恶极。马英九为了宣扬爱台湾,必要拿他祭旗。

郭冠英祖籍贵州清镇,他在新竹的空军眷村长大,做过新闻部制作人,专栏组记者,后来进入行政院新闻局,但让他蜚声两岸的是对张学良的研究。用郭冠英自己的话说,学生时代他觉得张学良是罪人,后来,他在好友家楼上楼下的进出间,他看到了一对老夫妇,先生带着黑墨镜,有时还顶着黑线帽。同学告诉他,那人就是张学良。再后来,他去了旧金山,在加州大学的中国图书馆里,用手摇开了历史,他的观念在一点点转变,张学良悲剧英雄的形象在脑海中也不断扩大,在历史的不断纠错中,他在矫枉,也纵容自己过正。

终于有一天,他走近了张学良,在张学良大屯山下的家,留下了《世纪行过》的珍贵影像。郭冠英想让张学良回大陆,给中国人留下一个归来的故事,从分离到团圆。大家先哭个不停,再破涕为笑。为此,女儿也成了他的“工具”,他让她学唱《松花江上》,终于在1993年1月的一个晚上,他带着全家拜访了张学良,张学良那天很高兴,做了手帕兔子,写下了“爱人如己”四个字。直到他去了夏威夷,一切终成遗憾。

作家杨雨亭曾说,1949年后半个多世纪,外省人终于没有能够救赎他们在祖国严重挫败的命运,他们多数早已逃到美国(尤其是心理上),放弃了祖国与苦难同胞对他们的召唤。对很多外省二代来说,当反攻无望,前门拒狼、后门又进虎,进退之间,他们踌躇、犹疑,且战且退。

但对郭冠英们而言,外省人的祖国不止于中华民国和国民党,那风雨飘扬中存续的招牌之外,两岸问题的症结实则是历史的遗留,是近代中国的衰,国家弱,就会挨打,就会有日本侵略,就会有台湾割让,痛苦至今尚未解决,还在成为中国要富强的一根芒刺。他把历史看得更高,看得更深,但百无一用是书生,他的呐喊无力改变现状,哪的文章有刀有剑、快意恩仇,终不免曲高和寡,没有洪流入海只有涓滴之声。毕竟面对世事,很多外省精英选择高飞远走,在中国命运的轨道上,他们成了旁观者。郭冠英挥斥方遒,书生意气,却也撞得头破血流。

郭冠英不爱台湾吗?他曾在文章中回忆:1990年代,我调派在温哥华时,那里有很多“台湾之子”,他们父母来报到做加拿大人后,又回去爱台湾,把他们丢在高级的异邦。他们是我儿女的同学,把我家当活动中心,整天到我家来吃喝,我太太把他们当自己小孩。我我出去玩,去露营、去爬山、坐飞机、划木舟,都还带着他们去,他们的青春,有我家的深刻印记。他们读完了书,有的回到台湾,有的去了大陆,少数留在加拿大,一直与我家保持联系。这次我风波出来,他们非常关切,写电邮给我太太说:“郭妈妈,不要怕,我们共同养你。” 

这样的郭冠英,有着对斯人斯土的真情流露,只是在他心中,从未将台湾与中国对立。生日宴那天,他说,七十生日,继往开来。八十统一,九州庆同......

 

 

 

「版权声明: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,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。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,请立即联系我们。」

时事

紧跟时事热点,解读国内重要政策、分析社会舆情、网罗国际热点事件、天灾人祸、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。

评论

【声明】评论应与内容相关,如含有侮辱、淫秽等词语的字句,将不予发表。

推荐阅读

  • 我们为什么相信华为?

    今天上午,针对美国对华为的进一步封杀,时隔几个月之后,任正非再次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其他多家媒体记者采访。任正非说,面对美国制裁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,但是我们非常感谢美国企业,他们...

    2019-05-25 01:50
  • 性侵案庭审前和解 好莱坞大佬温斯坦付出4400万美金

    被数十位女性指控性侵的好莱坞大佬哈维·温斯坦(Harvey Weinstein)已经同意以4400万美元与案件受害者和纽约州检察长办公室达成和解协议。温斯坦于2017年10月被爆涉...

    2019-05-25 01:17
  • 吕秀莲推“和平中立公投” 踩大陆红线

    前副总统吕秀莲领衔提出的“台湾应向国际宣布和平中立”公投提案,今年3月已经向中央选举委员会递案,送交一万份公投提案联署书。日前她还召开公投听证会表示,台湾和平中立公投完全没有涉及宪...

    2019-05-24 22:33
  • 人算不如天算 冯玉祥败给了蒋介石

    1927年6月,冯玉祥从郑州乘火车赴徐州与蒋介石会晤。当冯玉祥的花车缓缓进入月台,一时军乐大作,早已等候在此的蒋介石和其他欢迎人员整肃衣冠,排立在月台上。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冯玉祥并...

    2019-05-24 22:21
  • “一国良制论”的来源及误区

    “一国两制”作为一种聚焦于国家统一及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宪制构想,最初针对台湾问题而设计。“一国两制”内含一种可追溯至中国古典治理“一国多制”模式的和合智慧,并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并存...

    2019-05-24 22:10